网事如烟

域名

  今天收到了域名服务商发来的电邮,是提醒域名续费的。

  那个域名,从零五年注册至今,随着那些年我志趣的发展和转变,伴我度过了做个人网站和建独立博客的岁月。

  而放在那个域名下的两个小站,因为线下个人生活的彻底改变,也已停滞荒废多年。

  思忖良久,还是选择了以转移域名的方式续费一年——年岁越长,越是念旧……

Categories: 

The end

  前幾年學習並嘗試使用 XML + XSLT 建站的時候,常去看這位 Norman Walsh 的 weblog

  今天想起來跑去一看,卻看到了這篇

  他的個人網站在這裏

  以前學習 DocBook 的時候讀過對岸老貢生寫的《DocBook 文件寫作入門》一書,他在前言裏向 Norman Walsh 致謝時這樣寫道:

  我們也要感謝 Norman Walsh 先生,要不是他耗費心力製作 docbook-dsssl 轉換輸出樣式表,DocBook 將只是又一個意義分類結構標記語言的實驗,一種理論性的教材而已。有了配套的 DSSSL 樣式表,DocBook 才能轉換成 text,rtf,ps,html 各種文件,真正達成一次輸入,多種輸出,各種格式文件交換中介的有力工具。

  Norman Walsh 先生不只提供 DocBook-DSSSL ,他本身也是 OASIS DocBook 委員會的主要成員。藉由早期的 Davenport 討論組,到現在 DocBook Committees 參與成員的不斷努力,所謂分類意義的結構化文件格式的使用,已經不再只是個目標而已,它已經開始在我們的電子文件處理中日漸擔負起重要的使命。

Categories: 

從 CLF 到 CLK

  以網上論壇而言,我盤桓最久的要數「中國 Linux 論壇」了,在所有帖子幾乎都是在呼喚于明儉老師出來指點解惑的時候,我就已經慕名而去,後來還注了冊——雖然直到現在論壇的等級還是 stranger,不過記得零三年以前偶爾還是會發帖和回帖的。後來雖然完全成了「只讀用戶」,不過瀏覽的習慣幾無間斷,這麼算下來和這個論壇的緣份應該超過了十年。

  十年間,關注也由最初 Red Hat 6.x 時代的 Linux 中文化相關問題,到後來各種大牛現身其中、熱鬧非凡的開源社區口水戰,而至近年,一來個人志趣漸變,二來伴著「中國 Linux 論壇」的由盛入衰,於是瀏覽的興趣便是看看一幫相互熟稔、入世已久的程序員交流對職場、日常生活和社會問題的看法。

  扯到「中國 Linux 論壇」的衰落,個人看法是因為它的主人移居海外多年,線上亦不常露面,又因為當年「北京 Linux 俱樂部」所託非人的經歷不大願意放權,所以論壇由機器到程序再到管理早已「千瘡百孔」、暮氣沉沉,最後使得少數留下來的人今年也被迫開始轉戰 Buzz,於是論壇更顯凋敝。

  今天登入論壇看了看,發現有人留下了一個網址——大概是因應 Google 產品策略的調整,他們又要轉戰下一個陣地了。

Categories: 

舊事

  以前學習 Linux 相關網絡架站實務的其中一個動力,便是期望有朝一日也可以像當年 01power.net 的主頁所言:

  訊通……始於一群曾參與社會運動及熱愛互聯網的年輕人,希望為各界組織團體、中小企,尤其是社會團體等,提供低成本、高效率、專業和可靠的網絡技術支援予所有人……社會團體更可享有低於成本的支援服務,目的為建設網絡社群空間,擴大民間的聲音與民間力量,為新形式的網絡政治墊下基礎。

  剛才無意間讀到一篇「訊通網絡工作室」零五年談及社區網絡化和開源軟件的舊文,這才想起這段往事。
  
  時間過得真快,想法丟得真多……

  幸好有些本就是不切「實際」的。

Categories: 

结果

  上个月给新浪发了封电邮试图索回我原来的围脖帐号——要不可惜了 shithouse 这么有性格的个性域名。今天新浪客服终于回了封电邮,内容如下:

  您反馈微博的问题,经查询确认,由于微博中发表的内容包含较敏感的信息内容,新浪的微博无法承载此类内容,建议您可以通过其它的途径进行发表。违规操作,微博功能无法恢复。请谅解!感谢支持新浪。

  不过新浪很贴心,把我原来帐号设置的昵称和个性域名作了修改,这让我可以通过新帐号“迂回”取回了它们,感谢新浪。

  至于那个情节是严重的、性质是恶劣的所谓“较敏感的信息内容”,看不到虾米网外链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这里……

Categories: 

暂时禁止访问?

Sina Microblog page
  昨天早上微勃了一条 MV 之后,中午再想爬上去看看,就出现了上图所示的页面。按照提示换了一个挨批再试试,结果同样如此。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雨生老师作曲的那首歌惹的祸。

  如果过两天还不解封,哥就另外注册个帐号——倒不是俺有什么织围脖的热情,主要是在我看来,新浪微博无疑是观察当下中间阶层价值取向、社会心理与情绪的一个极佳的窗口,嗯哼……

  Update on June 5, 2011:
  重新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帐号

Categories: 

格式、鸡蛋和鞋

  自打看了澳洲这间大学的电子图书馆,我就在琢磨着是不是该把纯 XML 架构的站点“与时俱进”为 XML 加 ePub,以适应这个属于移动手持设备的新世界。

  另外 XML 部分要添加 print.css 的设置。

  不过对于这次折腾,倒真有些犹豫,原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 White list──倘若它是真的,俺就彻底告别“做站”生涯了。

  没打算“返乡”,哥长得丑,哥不照相。

Categories: 

天益

  前段时间读过一篇挨一冰镐派某导师指名道姓怒斥其门生的文章,因为当中提到天益的马主义研究版,倒是让我想起些与别人清理门户无关的往事。

  虽然我由始至终都只是天益的“只读用户”,不过“只读”的资格还算蛮老的——当它还叫燕南的时候,我是雅科夫们当年那个独立论坛的“只读用户”,所以当雅科夫获邀去燕南开分店,自然而然就这么跟着过去了——不过雅科夫们的新居和老巢很快都被端掉了。

  至于天益马版,说起来也和我制作电子书的方式颇有关系。

  其实一直到零二零三年,我都还有在网上论坛灌水发帖的习惯。

  在其时常逛的一个坛子里,偶尔也会和几个柿油派的文青点到即止地争论几句,就是在那些茶杯里的风波中,我开始萌生了上传原始的资料远比论战的唾沫来得有意义和价值的念头。

  可惜,最初的尝试和努力最后都随着那个只能以 IP 地址直接访问的论坛消失于茫茫网海之中。

  同样是在零三年,偶然间成功申请了现在已不复存在的共创软件联盟的项目空间——没记错的话好像是 100M,“循规蹈矩”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在零六年开始偷偷摸摸地上传些自作的 PDF“私货”,后来一是为了节省当时来说还是弥足珍贵的网站空间,二来发现天益马版上有人在替我打“广告”,于是为了更便于复制与传播,我索性弃 PDF 改为 OCR 的制作方式并一直持续至今。

  说真的,天益在被不断折腾、天益马版在随着被折腾和完全成为挨一冰镐派内部论坛以前,给我的印象着实不错……

Categories: 

杞人常忧天

  我得承认,我这个山顶洞人是直到前两天才在新浪开了个微博。其时捣鼓了一阵,却发现它并不提供 RSS Feed 的输出。

  这倒不是说我傻到要通过 RSS 订阅来看微博——这种阅读方式完全无法体现它的实时性和交互性,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 RSS Feed 输出,它没有就是没有了——连把自己那份捞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解决的方法也不是没有,譬如可以在自己的机器上通过 XAMPP 搭建一个 PHP 环境,然后定期运行月光博客写的这个程序进行备份。

Categories: 

Hostable

  跟着凑热闹跑到 Hostable.com,用 Paypal 支付了一个 99 美分使用 3 年的 cPanel 空间。

  装了个 WordPress 试了试,使用广州联窿的连接速度还算可以。

  不过说真的,除非另外买个独立 IP,否则实用性其实不高(SSH 也是另行收费的)——人多的地方就是一坨浆糊,不定哪天就让 President Fang 一锅糊到墙上,嗯哼……

  Update on April 1, 2011:
  果然不出我所料,同胞还真不少——对于来自中国的 IP,Hostable.com 上已经有“This offer is not available in CHINA”的提示……

Categories: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