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病毒软件

  那天看到这则消息,忽然想起今年四月仙逝的王江民,这位传奇人物也曾经因为硬盘逻辑锁事件而被北京市公安局课以罚款。

  在十几年前,对于一般的家庭用户而言,反病毒软件大概是他们惟一会去购置的正版。

  我还记得平生拥有的第一套正版软件就是当年一统江湖的 KV300,是九几年黑马在太平洋做促销的时候以一百元购入的。那时还没有上网,要升级就得拿着那张软盘跑到电脑城里的黑马软件店去拷贝。后来瑞星在九十年代末卷土重来——我还真见过九十年代初出品的 ISA 插槽的瑞星硬件防病毒卡,他们比江民早一步提供了 Windows 平台上的实时监控——其时王江民还嘲笑了这一做法并坚持认为软驱启动杀毒才是王道,于是我又改为使用瑞星——同样是在黑马花费了一百块大洋。

  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那个年代里,国产反病毒软件更适合国情的说法被普遍接受,而且无疑也适应当时国人的消费能力。然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国外反病毒软件厂商的进入以及随之而来的本地化、“大众化”,这种理论最终也湮没在时光之中。

  “告别”了瑞星和江民之后,我用过一段时间的卡巴斯基,现在用的则是 Avira,由开始的 Avira AntiVir Personal 免费版,到现在一百四十八元三年服务的 Avira Premium Security Suite 安全组合套装——不过另外安装了防火墙,用的是免费的 PC Tools Firewall Plus。

  我还在台式机的 Ubuntu 上安装了 avast! Linux Home Edition 备用,同样是用来查 Windows 分区里的病毒——这比安全模式还要更“纯粹”。

Categories: 

聽說理想回來過

  昨天讀的這本小說,當中的幾個人物不禁讓我想起上個月在 Cat's Eye,由頭看至尾的一個有幾百頁跟帖的帖子。

  帖子裡那羣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與其說是在懷緬那位老人,毋寧說是在懷緬自己被粉碎於現實下的理想主義的青春、懷緬那個經過歲月洗刷與記憶加工早已變得遠比事實更為理想化的八零年代,是一班孤獨者在網絡世界裡相互安慰。

  是的,情感上我就屬於那一羣——即使在無可信仰、無從信仰的今天;即使我不再是那個額纏白布在悶熱、最終下起雨來的夜裡隨著行進的隊伍一直走到海珠廣場的少年;即使對彼時的人與事的看法早已不同……

  是的,今天的我不再是那個有著模糊但卻堅定信念的少年——然而我始終記得那個少年是我——曾經是我,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章,是我內心為數不多、依然柔軟的部分……

  這是懷舊,卻又不祗是懷舊;這是關於過去,卻又不僅是關於過去;這是接受現實後的無奈嗟嘆,卻又是幾聲有氣無力的吶喊……

  惟一不相關的,也許是將來。

  忽地想起那首頗代表八零年代樂觀情緒的《二十年後再相會》:「再過二十年我們來相會」。今天聽來,衹覺一陣嘲諷……

Categories: 

  我转述的这个故事出自《人与事》(帕斯捷尔纳克著,乌兰汗、桴鸣译,三联书店 1991 年版)一书中的附录。

  一九五七年,藉由意共出版商的帮助,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得以在米兰问世。

  一九五八年十月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该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以表彰他“既对现代抒情诗,又对俄罗斯小说家的伟大传统作出的重大贡献”。两天后苏联《文学报》发表《国际反动派的一次挑衅性的出击》一文为事件定调。帕老师旋即“荣获”了“隐藏的敌人”、“冷战的旗帜”、“犹大”等等“光荣称号”。

  当时报刊上发表了不少读者来信谴责“叛徒”帕斯捷尔纳克。而女作家加林娜·尼古拉耶娃则是用铅笔写了十二页的长信直接寄给了帕老师本人,其中说道:

  应当把子弹射入叛徒的后脑勺。我是个妇女,见过种种痛苦,我并不是一个狠心的女人,但对付这种背叛行为,我的手是不会发抖的。

  她还建议帕老师应当到全国各地走一走,认识一下他所“诽谤”的人民,参观一下集体农庄和“伟大的共产主义工程”。

  帕老师动手写了一封回信:

  感谢您的真诚,是斯大林的恐怖年代把我改造成如此模样。其实,在揭穿这种恐怖之前,我已对它有所察觉。
  
  如果我是您的话,我会把声调降低一些。您还记得《战争与和平》中的魏列夏金和人民正义的忿怒那一个场面吧。不管您如何强调您的语言和声调的独立自主的成份,它们在这片正义的愤怒中融化了消逝了。

  我想请您对待自己的抗议的正义性和真诚性抱冷静一点的态度。您比我年轻,将来您会用另外一种眼光看待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您会活到那一天的。

  信里面也提到了他已决定放弃领奖。

  而帕老师的女友伊文斯卡娅最终并没有将这封回信寄出……

Categories: 

老兵新传

  这个冬天很反常,十二月里有几天甚至潮湿得象“回南天”一样,家里那台只有在“全民上网”时才会拿来用的古董台式机上的 Intel® 810 主板,大概就是那时候报废的。

  前几天忽然想起还有块“珍藏”多年的“文物”──AMD K6-III+ CPU 加 ALi M1541 芯片主板,既然去年匈牙利那两个哥们把一颗 AMD K6-III+ 处理器降频到 133MHz 后成功运行了 Windows 7,俺难道就不能用它装个 Linux 系统“人满为患”的时候凑合着用用?

  说干就干,于是翻箱倒柜找出主板装上,居然能够正常启动,不过 CPU 的“世代”不同,还是要重装了一遍 Debian Lenny。

  进入 Xfce 桌面环境后从源里装上 FcitxaMSN,再到腾讯下载 QQ 的 Deb 包安装,这就算完成了基本的上网配置。系统运行速度尚可接受,辅以 256MB 的 SDRAM,只要不是太过华丽的网页,也还能对付一下。

Debian Lenny 桌面截屏

cat /proc/cpuinfo 和 uname -a

  这套 K6-III+ CPU、ALi M1541 芯片主板用来跑过几年的 Red Hat 7.2,这也是迄今为止我使用时间最长的一个 Linux 版本,记得当年语言环境设置还没有 UTF-8 一说,所以像俺这种简繁码混用的人,还要分身为两个用户登入登出,现在想来,实在有些滑稽……

Categories: 

DocBook 初尝试

  最近开始学习 DocBook,打算以后用它捣鼓些什么出来。

  先在 Debian Lenny 上搭建相关的编译环境:

  apt-get install docbook-xml docbook-xsl xsltproc fop

  然后写一个简单的 XML 型态的 DocBook 文档,姑且命名为 test.xml:

  <?xml version='1.0' encoding='UTF-8'?>
  <!DOCTYPE article PUBLIC "-//OASIS//DTD DocBook XML V4.1.2//EN" "http://docbook.org/xml/4.1.2/docbookx.dtd">
  <article>
  <articleinfo>
  <title>虞美人・听雨</title>
  <author>
  <firstname>捷</firstname>
  <surname>蒋</surname>
  </author>
  </articleinfo>
  <para>
  <simplelist>
  <member>少年听雨歌楼上,</member>
  <member>红烛昏罗帐。</member>
  <member>壮年听雨客舟中,</member>
  <member>江阔云低,</member>
  <member>断雁叫西风。</member>
  </simplelist>
  </para>
  <para>
  <simplelist>
  <member>而今听雨僧庐下,</member>
  <member>鬓已星星也。</member>
  <member>悲欢离合总无情,</member>
  <member>一任阶前,</member>
  <member>点滴到天明。</member>
  </simplelist>
  </para>
  </article>

  接着尝试把它转换为一个 XHTML 文件:

  xsltproc --nonet -o test.html /usr/share/xml/docbook/stylesheet/nwalsh/xhtml/docbook.xsl test.xml

  输出的实际效果可以看这里

  参考文档:DocBook 文件写作入门

Categories: 

Drop.io

  眾所周知,Drop.io 網盤提供網頁嵌入播放器代碼以支持 MP3 音樂的外鏈。

  不過因為代碼裏包含有像是 embed 這類標簽,所以也令網頁無法通過 W3C 校驗,我嘗試改寫以符合 XHTML 的標準,改動后的代碼像這樣:

  <object data="http://s3.amazonaws.com/stlth/static/production/swf/audio_controller.swf"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style="width:400px;height:100px;">
  <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s3.amazonaws.com/stlth/static/production/swf/audio_controller.swf" />
  <param name="wmode" value="opaque" />
  <param name="FlashVars" value="song_label=converted-20091127_converted.mp3&music_track=http://drop.io/download/public/3mxiopdm7ff4y4i3rpcx/afae5f1b02497657e614..." />
  </object>

Categories: 

Drupal 2 WordPress

  在我嘗試過的由 Drupal 遷移數據至 WordPress 的方法裏,這位老兄提供的無疑最完美。

  我在本地機器上的 phpMyAdmin 按照他寫的查詢語句按部就班執行,成功地將一個用 Drupal 6.14 搭建起來的站點的數據轉移至 WordPress 2.8.6 上去。

  惟一碰到的問題是 Drupal 裏已審核發佈的評論到了 WordPress 裏卻莫名其妙地變為待審狀態……

Categories: 

Hope Dies Last

  向東德人民、波蘭工人、死去或活著的杜布切克們致敬……

Categories: 

鶯鶯在墻的那頭

  在 Debian Lenny 上試了試,發現這位牽線搭橋的紅娘在我這不管用,老半天也沒個下文……

  現在最簡單也最靠譜的大概還是 Google Reader——如果鶯鶯有輸出 RSS 的話……

Categories: 

XAMPP

  虽然在 Linux 下已不再使用 XAMPP 方式来搭建 LAMP 服务器,不过在 Windows 平台上我还是推荐用它来快速搭建一个 Apache、MySQL、PHP 环境。

  开发者一直强调 XAMPP“并不是为生产环境准备的,它只为开发者服务”,不过就我自己实际的体会,如果打算用一台普通的 PC 架设一个或数个在线站点,只要设置了 MySQL、PhpMyAdmin 的管理员密码以及做好 XAMPP 的目录保护,安全性方面倒也不必太过忧虑。

  我目前仍然“滞留”在 XAMPP 1.68,主要是因为 1.7 版本里的 PHP 和 Drupal 似乎有兼容性问题……

  如果你和我一样拥有一个可作泛域名解析的顶级域名,并打算用二级域名分别做几个站,在 Apache 2.2.9 里可以这样设置——按照你安装的路径,编辑譬如 C:\xampp\apache\conf\extra 目录下的 httpd-vhosts.conf 文件,首先把 NameVirtualHost *:80 前的注释去掉,然后根据需要像这样添加——假设域名为 xxx.com:

  <VirtualHost *:80>
  DocumentRoot "C:/xampp/htdocs"
  ServerName localhost
  </VirtualHost>

  <VirtualHost *:80>
  DocumentRoot "C:/xampp/htdocs/abc"
  ServerName abc.xxx.com
  </VirtualHost>

  <VirtualHost *:80>
  DocumentRoot "C:/xampp/htdocs/efg"
  ServerName efg.xxx.com
  </VirtualHost>

  这样就可以实现二级域名分别指向不同的子目录了。

Categories: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