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

  那年暑假的一天,曾经陪父母的一位同事到火车站接他沿京广线南返的女儿。

  那个一脸憔悴、惊恐未定的女大学生,那位见到女儿方放下心头大石的父亲,和我这个旁观者眼中仿如战后重逢的父女相见场面,至今依然记得……

Categories: 

暂时禁止访问?

Sina Microblog page
  昨天早上微勃了一条 MV 之后,中午再想爬上去看看,就出现了上图所示的页面。按照提示换了一个挨批再试试,结果同样如此。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雨生老师作曲的那首歌惹的祸。

  如果过两天还不解封,哥就另外注册个帐号——倒不是俺有什么织围脖的热情,主要是在我看来,新浪微博无疑是观察当下中间阶层价值取向、社会心理与情绪的一个极佳的窗口,嗯哼……

  Update on June 5, 2011:
  重新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帐号

Categories: 

格式、鸡蛋和鞋

  自打看了澳洲这间大学的电子图书馆,我就在琢磨着是不是该把纯 XML 架构的站点“与时俱进”为 XML 加 ePub,以适应这个属于移动手持设备的新世界。

  另外 XML 部分要添加 print.css 的设置。

  不过对于这次折腾,倒真有些犹豫,原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 White list──倘若它是真的,俺就彻底告别“做站”生涯了。

  没打算“返乡”,哥长得丑,哥不照相。

Categories: 

没事别惹事,有事别怕事

  台式机上的 Debian Lenny,Iceweasel 版本为 3.0,它无力“应付”WebQQ 里的 QQ 群信息,所以另行安装了 Google Chrome 备用,一路下来相安无事。

  不过最近一次升级后,却发现无法启动 Google Chrome,出错提示如下:

  不能以根用户身份运行 Google Chrome 浏览器。请以普通用户的身份启动 Google Chrome 浏览器。如果您曾经以根用户的身份运行 Google Chrome 浏览器,则需要更改您的个人资料目录的所有权。

  我无意改变只以 Root 权限登录的习惯,于是在网上搜索一番,结果在这里找到了解决办法:

  xhost +
  sudo -i -u other /opt/google/chrome/google-chrome

  其中 other 是指你设置的普通用户,如果先前没有可以通过 adduser 命令添加。

  Update on June 10, 2011:
  升级至 12.0.742.91 版本已无此问题。

Categories: 

天益

  前段时间读过一篇挨一冰镐派某导师指名道姓怒斥其门生的文章,因为当中提到天益的马主义研究版,倒是让我想起些与别人清理门户无关的往事。

  虽然我由始至终都只是天益的“只读用户”,不过“只读”的资格还算蛮老的——当它还叫燕南的时候,我是雅科夫们当年那个独立论坛的“只读用户”,所以当雅科夫获邀去燕南开分店,自然而然就这么跟着过去了——不过雅科夫们的新居和老巢很快都被端掉了。

  至于天益马版,说起来也和我制作电子书的方式颇有关系。

  其实一直到零二零三年,我都还有在网上论坛灌水发帖的习惯。

  在其时常逛的一个坛子里,偶尔也会和几个柿油派的文青点到即止地争论几句,就是在那些茶杯里的风波中,我开始萌生了上传原始的资料远比论战的唾沫来得有意义和价值的念头。

  可惜,最初的尝试和努力最后都随着那个只能以 IP 地址直接访问的论坛消失于茫茫网海之中。

  同样是在零三年,偶然间成功申请了现在已不复存在的共创软件联盟的项目空间——没记错的话好像是 100M,“循规蹈矩”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在零六年开始偷偷摸摸地上传些自作的 PDF“私货”,后来一是为了节省当时来说还是弥足珍贵的网站空间,二来发现天益马版上有人在替我打“广告”,于是为了更便于复制与传播,我索性弃 PDF 改为 OCR 的制作方式并一直持续至今。

  说真的,天益在被不断折腾、天益马版在随着被折腾和完全成为挨一冰镐派内部论坛以前,给我的印象着实不错……

Categories: 

杞人常忧天

  我得承认,我这个山顶洞人是直到前两天才在新浪开了个微博。其时捣鼓了一阵,却发现它并不提供 RSS Feed 的输出。

  这倒不是说我傻到要通过 RSS 订阅来看微博——这种阅读方式完全无法体现它的实时性和交互性,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 RSS Feed 输出,它没有就是没有了——连把自己那份捞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解决的方法也不是没有,譬如可以在自己的机器上通过 XAMPP 搭建一个 PHP 环境,然后定期运行月光博客写的这个程序进行备份。

Categories: 

Hostable

  跟着凑热闹跑到 Hostable.com,用 Paypal 支付了一个 99 美分使用 3 年的 cPanel 空间。

  装了个 WordPress 试了试,使用广州联窿的连接速度还算可以。

  不过说真的,除非另外买个独立 IP,否则实用性其实不高(SSH 也是另行收费的)——人多的地方就是一坨浆糊,不定哪天就让 President Fang 一锅糊到墙上,嗯哼……

  Update on April 1, 2011:
  果然不出我所料,同胞还真不少——对于来自中国的 IP,Hostable.com 上已经有“This offer is not available in CHINA”的提示……

Categories: 

风马牛也相及

  昨天发布了 Bullhead theme for Drupal 6.x 的 0.2 版本,其中的一个变化是在 footer 栏里增加了一个显示最新发表文章的区块,它是通过 page.tpl.php 文件里相应位置上的这句来实现的:

  <?php $listlength="5"; $nodetype="story"; $output = node_title_list(db_query_range(db_rewrite_sql("SELECT n.nid, n.title, n.created FROM {node} n WHERE n.type = '%s' AND n.status = 1 ORDER BY n.created DESC"), $nodetype, 0, $listlength)); print $output; ?>

  $listlength(显示的篇数)和 $nodetype(内容类型)的设置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作调整。

  因为另外还有一个 XML 架构站点的部分 XML 文件的输出显示使用了相同的 CSS,于是索性花了点时间“同步”一下,做法是在控制它们的 XSL 文件里引用该站点的 RSS Feed 的部分节点以显示最近更新——为了简洁起见,只引用 RSS Feed 里 item 下的 link 和 description 两项。

  具体写法是这样——假定要引用的是网站根目录下的 feed.xml 文件:

  <xsl:for-each select="document('/feed.xml')/rss/channel/item">
  <ul>
  <li>
  <a href="{link}">
  <xsl:value-of select="description" />
  </a>
  </li>
  </ul>
  </xsl:for-each>

Categories: 

另一种傲慢

  以前有很多 IE ONLY 的网页让我这种 Linux 加 Mozilla 的用户大为光火,不过我还是得说句公道话,它们通常都不是制作者有意为之,而仅是因为他们只知道 IE 这种浏览器。

  而后来出现的一些故意让 IE“出丑”甚或禁止 IE 访问的网页,在我看来,与其说是在宣扬什么理念,倒不如说是在卖弄、在装逼,体现的只是制作者的一种傲慢。

  我很认同对岸的洪朝贵老师讲过的这番话

  允许不同, 才是相容……要求相同, 正是不相容于他人的明确病症!

  虽然当年我也觉得洪老师“修改”CSS 的速度慢了些 ^_^ ……

Categories: 

有得有失

  自从零九年把域名迁到国外注册商处以后,慢慢就学会了利用续费优惠码或是转移域名的办法来节约域名续费成本。

  这不,月初的时候趁着 Namecheap 超级周末提供的 $3.99 的转移优惠,把手上的几个域名由其他两家注册商处转了过去。其中 GoDaddy 的转出是最快的,几个小时便完成了。后来才想起 GoDaddy 已经取消了注册(转入)域名送免费空间,倒是懊恼了一阵。

  说起这个 GoDaddy 的免费空间,除了稳定,在我使用过的国外空间里还是广州联窿连接速度最快的,而且因为我是用来放 XML 架构站点,所以连很多人讨厌的 GoDaddy 免费空间广告也避开了。

  这回倒好,虽然还谈不上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过即使以后再将域名迁回 GoDaddy,也没有这个附带的好处了……

Categories: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