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況

  這段時間除了偶爾在推上發發牢騷,線上基本處於「銷聲匿跡」的狀態,眼瞅這裡也快長出草來。

  而線下的人生,依舊是日復一日的忙碌。

  便是如此……

Categories: 

Lubuntu

A screenshot from Lubuntu 10.04

  花了些時間在台式機上安裝了 Lubuntu 10.04 以取代原本老舊的 Debian Lenny,過程還算順利。

  祗是因為 Lubuntu 10.04 沒有提供 expert install 模式,於是在進入系統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卸載 GRUB2 和安裝 GRUB——之前的體會是無論如何修改,安裝在第一塊 SCSI 硬盤 MBR 上的 GRUB2,愣是從未成功引導過安裝在第二塊 SCSI 硬盤上的 Windows XP——步驟如下:

  sudo apt-get purge grub2 grub-pc
  sudo apt-get install grub
  sudo update-grub
  sudo grub-install /dev/sda

  完了再在 menu.lst 添上這麼一段:

  title Microsoft Windows XP Professional
  root (hd1,0)
  savedefault
  makeactive
  map (hd0) (hd1)
  map (hd1) (hd0)
  chainloader +1

  初步感覺在同樣的機器配置上,Lubuntu 運行起來是要比同版本的 Xubuntu 為快。

Categories: 

從 CLF 到 CLK

  以網上論壇而言,我盤桓最久的要數「中國 Linux 論壇」了,在所有帖子幾乎都是在呼喚于明儉老師出來指點解惑的時候,我就已經慕名而去,後來還注了冊——雖然直到現在論壇的等級還是 stranger,不過記得零三年以前偶爾還是會發帖和回帖的。後來雖然完全成了「只讀用戶」,不過瀏覽的習慣幾無間斷,這麼算下來和這個論壇的緣份應該超過了十年。

  十年間,關注也由最初 Red Hat 6.x 時代的 Linux 中文化相關問題,到後來各種大牛現身其中、熱鬧非凡的開源社區口水戰,而至近年,一來個人志趣漸變,二來伴著「中國 Linux 論壇」的由盛入衰,於是瀏覽的興趣便是看看一幫相互熟稔、入世已久的程序員交流對職場、日常生活和社會問題的看法。

  扯到「中國 Linux 論壇」的衰落,個人看法是因為它的主人移居海外多年,線上亦不常露面,又因為當年「北京 Linux 俱樂部」所託非人的經歷不大願意放權,所以論壇由機器到程序再到管理早已「千瘡百孔」、暮氣沉沉,最後使得少數留下來的人今年也被迫開始轉戰 Buzz,於是論壇更顯凋敝。

  今天登入論壇看了看,發現有人留下了一個網址——大概是因應 Google 產品策略的調整,他們又要轉戰下一個陣地了。

Categories: 

舊事

  以前學習 Linux 相關網絡架站實務的其中一個動力,便是期望有朝一日也可以像當年 01power.net 的主頁所言:

  訊通……始於一群曾參與社會運動及熱愛互聯網的年輕人,希望為各界組織團體、中小企,尤其是社會團體等,提供低成本、高效率、專業和可靠的網絡技術支援予所有人……社會團體更可享有低於成本的支援服務,目的為建設網絡社群空間,擴大民間的聲音與民間力量,為新形式的網絡政治墊下基礎。

  剛才無意間讀到一篇「訊通網絡工作室」零五年談及社區網絡化和開源軟件的舊文,這才想起這段往事。
  
  時間過得真快,想法丟得真多……

  幸好有些本就是不切「實際」的。

Categories: 

導入搜狗收藏

  今天整理台式機上的數據時發現一個以 Backup 加上日期時間命名的 XML 文檔,打開一看是一堆的鏈接。過了好半晌才想起這是 N 年前使用搜狗瀏覽器時導出保存的書籤。

  看了看,內有一些自己都忘了曾經關注過的網站還蠻有意思的,於是動手寫了一個 XSL 文檔,好讓它顯示為其他瀏覽器可以直接打開鏈接的 HTML 頁面——我早已不用搜狗瀏覽器也無意再用。

  有同樣需求的朋友可以下載這個 html.xsl 文檔到搜狗導出書籤的同一目錄下,並且打開搜狗書籤那個 XML 文檔,在 <?xml version="1.0" encoding="UTF-8"?> 後加入如下一行即可:

  <?xml-stylesheet type="text/xsl" href="html.xsl"?>

Categories: 

梨花體出沒注意

  俺作為一頭酒精考驗的頸椎派濕人,偶爾難免會濕性大發,仰天長吟幾句:

  啊 仰望星空
  咦 流星閃過
   趕緊許願
  「芹菜八,白菜六,唵嘛呢叭咪哞」

  Holy shit, the wish comes true
  The prices are very good
  And his acting is always cool

Categories: 

中伊之戰

  昨晚的中伊之戰,平心而論國足無論是士氣還是技戰術發揮都並不算差,下半場有針對性的換人也體現出西班牙人在對球員的暸解和排兵布陣上開始進入角色。

  看了近三十年的國足比賽,感覺到在整體水平長期停滯不前、與亞洲對手實力此消彼長之下,近年的國足已由以往蘇永舜、高豐文和米盧那般需要一個或數個運氣,下滑至今天需要不斷出現奇蹟才可能晉升世界盃決賽圈的田地。

  應當為此負責的,自然不是如「流水的兵」的球員和教練,而是體育總局和足協——空談了多少年「足球要從娃娃抓起」,實際上卻連一個著眼長遠、行之有效的青少年球員訓練體系都搞不出來——而在現時現實之下,建立這套體系體育總局和足協責無旁貸,不可能寄望於許家印、王健林之流。

  既無金字塔式的球員儲備,亦無招募僱傭軍入籍的操作環境,妄想在國家隊或國奧隊身上賭上一把的那幫老爺,偏又在外教這個僅餘途徑上始終朝秦暮楚、進退失據,至今日如斯境地,可想而知……

Categories: 

一百年的不孤獨

  剛看到醉鋼琴老師微博上的這段話:
  
  忽地想起某人某事……

  在離經叛道、充滿著各種奇思異想的少年時代,某人也曾一度和對岸那些偏左傾綠的青年並無二致——文青加「閱讀」分子。不過,那段二十二年前的往事讓某人徹底明白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說到底,「捅」與「讀」都不是關鍵的問題或問題的關鍵,關鍵的問題或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爭取另一個可能的世界——嗯哼,即使過往是如何堅定地相信,今天的某人已不再會說什麼「必然」的世界。

  ……

  這其實也是某人一直推崇前殖民地那位一年四季與古巴聖人像同在的太平天國老師的其中一個原因——和很多冀望在「兩痔」之間求得空間的反派老師不同,太平天國老師永不會將海港城市的問題從它背後的那片廣袤土地抽離。

  ……

  在某人看來,「這邊」或「那邊」甚至都不屬於客觀實在,惟一真實的就是我們都生活在一個叫作馬孔多的鎮上……

Categories: 

嗨!爬到哪裡了……

  這一年間線上線下的耳聞目睹,縱是怎樣的愚鈍,也是清楚地感覺到一個大時代的即將來臨。

  我無從知曉「明天會是怎麽樣的一個未來」,惟一可以確定的祗是自己並不是「象是孩子似的滿心期待」——特別是那場隨著「助產婆」黎明前的登場,「消極的舞臺臺柱」無論情願與否也要和「鬥士」一起卷入「要麽站這邊,要麽站那邊」的情勢的古老大戲。

  這麽說顯得很灰頹,不過我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庸人,不是浪漫如葉遂寧般的詩人。說到底,對於一個大時代下的庸人,其人生的第一要務無非就是「茍全性命」。
 
  這種態度,非緣自畏懼,而是緣自一份無從說起、無從說清的厭倦……

  正是這種厭倦,讓我在線下以「認真地敷衍」為做人宗旨;正是這種厭倦,讓我對線上那些扮演或是試圖扮演意見領袖的左中右們嗤之以鼻;又是這種厭倦,讓我慣性地萌生推倒此處重來的念頭。

  公允地說,它無關宏旨或痛癢,與對旁人的臧否無涉,也不是對過往之否定,它不過就是這麽一種無從躲避的中年心情……

  想起逐字閱讀《馬丁·伊登》的少年時代,想起書裏面的這麽一段:

  Here was something to live for, to win to, to fight for - ay, and die for.

  嗯,二十年後我終於成為了一個我少年時代本想避免成為的人。

  不過說真的,雖不以為榮,亦不以為忤。

Categories: 

结果

  上个月给新浪发了封电邮试图索回我原来的围脖帐号——要不可惜了 shithouse 这么有性格的个性域名。今天新浪客服终于回了封电邮,内容如下:

  您反馈微博的问题,经查询确认,由于微博中发表的内容包含较敏感的信息内容,新浪的微博无法承载此类内容,建议您可以通过其它的途径进行发表。违规操作,微博功能无法恢复。请谅解!感谢支持新浪。

  不过新浪很贴心,把我原来帐号设置的昵称和个性域名作了修改,这让我可以通过新帐号“迂回”取回了它们,感谢新浪。

  至于那个情节是严重的、性质是恶劣的所谓“较敏感的信息内容”,看不到虾米网外链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这里……

Categories: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