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2005

December 30th

罗莎·卢森堡

  罗莎·卢森堡,这位在中文世界里长期被列宁一句“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但是鸡永远不能比鹰飞得高”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的、先知式的马克思主义者,被杀害并被弃尸河中距今已经八十六年了。

  罗莎·卢森堡未及见斯大林们的“德政”,更不可能亲眼目睹柏林墙的倒下,今天重读她的《论俄国革命》,回想历史的种种辛酸与荒唐,对于这位革命先贤反对“把专政同民主对立起来”、强调“把资产阶级民主制的社会内核同它的政治形式区别开来”、主张无产阶级“应当创造社会主义民主制去代替资产阶级民主制,而不是取消一切民主制”的真知灼见,更是由衷赞同。

  我总认为托洛茨基有两个——一个曾经“居庙堂之高”,一个受尽迫害后“处江湖之远”;而罗莎·卢森堡只有一个,绝无仅有的一个。

  相关链接:1.未完成的拼图——探索罗莎·卢森堡
  2.德国左派的红色战歌
  3.意因同志

Categories: 

December 29th

事先张扬的死机

  送给 Debian 用户的 05 年的最后恶作剧。

  到 F-Prot 下载 deb 封装版本。

  首先安装:

  dpkg -i fp-linux-ws.deb

  接着运行:

  f-prot /proc

  现在你该知道主机上的 Reset 键是多么重要了吧?

Categories: 

December 17th

備忘

  成功安裝 FreeBSD 6.0。

  網上關於如何運行 Fcitx 中文輸入的說法很多,我採用的是在 .xinitrc 檔案中添加以下內容這種 :

  LANG=zh_CN.eucCN
  LC_ALL=zh_CN.eucCN
  export LANG LC_ALL
  export XMODIFIERS=@im=fcitx
  fcitx&

  仍在為驅動 Aureal Vortex 2 板載聲卡頭痛中。

Categories: 

December 11th

全球化(續)

  「工人無祖國」曾是社會主義者大聲疾呼的口號,然而直到今天「無祖國」的依然祗是商人、祗是資本。

  資本沒有信仰與立場,資本不計較國家、民族與宗教,資本不理會旁人與後果,資本眼中祗有利潤這位女神。

  為了得到心目中的這位女神,資本不辭勞苦坐飛機穿梭於世界各地。

  我們把 21 世紀的這種「浪漫追求」稱之為「全球化」。

Categories: 

December 8th

成長

  曾經有過這麼一段時間,我試圖想克服看人或事總是從陰暗面切入的習慣,但這最終祗是讓我形成了一種喜歡調侃和自我調侃的個性。

  沒有褒貶臧否,沒有謎與謎底,也談不上完全釋懷,祗能說對很多人和事的感覺已經逐漸麻木。

  這恰恰就是我年少時竭力想避免走到的一天。

Categories: 

December 5th

全球化

  欧美的工人阶级队伍并未日渐萎缩而是不断壮大,但他们不再居住在欧洲与北美而是从亚洲贫困的乡村涌入繁华的城市。

  全球化是资本主义 21 世纪的外衣,它不再是《共产党宣言》描述的那样“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而是按照自己过去的该死面貌改造一个古老世界。

  它令亚洲的农村走向衰败的同时又开始摆脱愚昧,它是亚洲千百万劳工的饭碗又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全球化便是这样一个徘徊在亚洲的大陆与岛屿、进步与残酷交织的幽灵。

Categories: 

無題

  向隔離埠嘅市民致敬!

Categories: 

November 27th

Google Analytics

  最近赶时髦转用 Google Analytics

  感觉它完全是面向商业网站的分析系统,相当专业与全面,我这种破站使起来有点用炮打蚊的意思 :-) 。

  Google 同志上市后膨胀得很快,把手逐一伸向原来属于别人的饭碗,如果有朝一日股价一泻千里了,不知道会不会把手伸进网民的腰包……

Categories: 

November 24th

网页

  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开源书签”网页上残存的 table 排版干掉,然后发觉用 table 定位排版真是方便 :-) 。

  现在的“开源书签”网页只用 Firefox 1.04 和 Opera 8.01 以及 IE 6.0 校验过,如果使用中发现问题请将您的浏览器版本告诉我。

  实际上现在很多人鼓吹的使用 css + div 完全取代 table 排版,个人认为并不是非此不可的(个人看法,仅供参考),我这么干只是出于学习的目的。

  下一个目标大概是用 XSLT + XML 捣鼓些什么出来。

Categories: 

November 21st

兜错圈

  晚上想将 SAMSUNG Digimax A40 里的照片上传到电脑里,习惯性地打开 Red Hat 里的 gtkam,发现 gphoto2 支持的三星是些串口的东东,郁闷了好一会。

  过了半晌才想起把它当成 USB 盘 mount 入,真是搞笑。

Categories: 

页面